一盏南香

Stay Hungry,Stay Foolish.

写在除夕前

明天晚上离开北京,飞往上海,一年又结束了。

这应该是返乡的时候,可是我却选择了去上海,想来还真是可笑和无奈。这一年走过来,自己收获的实在是太少太少,付出的却是无止的折腾和苦闷,像是做梦,但却是现实,以至于现在逐渐认不得自己,逐渐搞不清规律,逐渐适应不了现实,以至于有时候呕吐。让一个充满理想,激情四射,才华横溢,无所畏惧的大学毕业生变成一个伤痕累累,满心伤痛,极度纠葛的失落青年,只需要短短的半年时间。在这半年时间里,我失掉了原来的自信,丢掉了原来的文艺,抛弃了原来的理念,逐渐开始变成一个唯利是图,无所不用其极的社会人。太可怕了,每天只有夜晚才能审视自己,告诉自己,你是一个有理想的青年,你要记得你的初衷,你不要变得和他们一样面目狰狞,认知肤浅,生活缺乏美好。可是第二天醒来,还是机械般的去上班,去和客户交流,去获取资源,就像一个机器人,电力和智力都是别人的安装调试,让你什么模式,你就得立即去做,没有理由,没有为什么,“因为这是制度!” 于是,机器人就这样每天工作,逐渐没有知觉,逐渐失去乐趣,逐渐丧失掉光荣,只剩下不断的创造与产出。即使是在现代企业文明中,也活的像是工业时代的流水线装配工。

在整个平台背景下,扁平化的组织架构并没有改变员工的工作逻辑和工作方式,千年不变的层级关系永远存在,根深蒂固。人类习惯了这种工作情景,社会也需要这种工作情景,而人性也适合这种工作情景,它就像无形的思想一样,让人们不约而同的走在这历史总结出的规律中,百川汇海,溪流也终归流向这汪洋的社会制度大海。

而这汪洋大海里,充满着血腥,欺诈,背叛,邪恶,恶人告状,背后捅刀,同类相残。是的,这与我所理解和向往的商业世界是截然不同的。脑子里每天被善良,诚信,老实,质朴萦绕的年轻人当然抵挡不住这汹涌的浪潮,不愿意改变适应的都离去了,愿意改变适应却没能力也离去了,剩下的就是愿意改变而且赌上所有的人了,这些人没有原始资本,只能一点一滴去累积,去争取,去战斗,逐渐去掌握。于是,他们成了这个奇妙灰色的世界里的主宰,逐渐用自己的意识和艺术去领导,去教诲,去传播,最后被敬仰。

当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之后,我开始怀疑了,我怀疑我所坚持的,我所坚守的,我所向往的,我所希冀的。那些新时代的制度文明,那些新工具的便捷功能,那些大家一辈子努力去实现却最终死在这路途上的光明与磊落。我用二十几年的时光和生命筑造的价值体系逐渐被摧毁,逐渐被吞噬。虽然我据理力争,虽然我故意的去拒绝这些,可是无法抵挡的是年龄,岁月,朋友的目光和家人的希望对我的推动,这就是在告诉我,别傻了,你想太多了,做点成年人该做的事吧。

于是,我用半年的时间所抵抗的,所拒绝的搞关系方式,工作方式,团队协作方式,总结来说就是工作思维,开始接受,而且是迅猛的接受,全面吸收,全面融入,不能把自己独立他们的行动之外。要习惯他们上班工作,下班睡觉,各种无法理解的娱乐的方式。要习惯他们看待事物的思维,很现实的思维。要适应这种工作环境,要适应现在的领导,更要沉浸于工作之中。

我这半年多的思想历程,其实就是一个反抗与放弃反抗的过程。表现出来就是工作不用心,对客户不上心,每天飘着,不接地气。以至于很多次签单机会都白白从自己手中溜走,但是却毫无懊恼和悲怆的心情,很麻木,很不是人。在如此好的市场之下,别人能做百万业绩,自己却是可怜的一点点。作为销售,业绩为王,业绩就是一切,而我对这,却没有感觉。

为了生存,为了社会角色,必须得重新开始了,重新理解人性,重新理解工作,重新认识同事,爱他们,爱他们,还是他妈的爱他们。和过去的自己告别,和书生气质告别,和学生时代告别。加入他们,加入这个混乱却又迷人,乱搞却又放纵的世界。

短短一年时间里,这个年轻人看到了社会的错综复杂,理解了人性的黑暗与光辉,懂得了层级关系下的隐忍与成长,并最终掌握了利益高于一切的奥秘。一个热血沸腾的青年,一个文艺四射的诗人,一个理想主义者,在经历残酷资源争夺,无休止的反思抗争,无数无效的思考,无数无奈的妥协后,最终臣服了这个世界,理解了现实的真正意义,并最终成为了这个世界的牺牲品。

慕容雪村在《原谅我红尘颠倒》中写到:那年我三十四岁,人生过了一半,人生刚刚开始。大学的时候读到这本书只觉得离自己好远,那是另外一个世界,而现在,我就置身于这个世界,讽刺的是这种感觉竟然是不知不觉的到来,让人措手不及,而又无计可施。

乐观的是,我是天蝎座,而天蝎座的特征之一就是可以在任何环境下隐忍与挺拔,无论是卑躬屈膝,还是不卑不亢,无论是受人差使,还是暗度陈仓,都是为了最终达成自己心中的理想。所幸的是,我的理想是光明美好的。

是的,我的人生已经过了三分之一,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。

 

评论(11)

热度(19)

  1. Mr.XXX一盏南香 转载了此音乐